爱善天使张帆解读创业中不可忽视的“她”力量

—-下沉市场草根宝妈们的创业春天

创业是一件又苦又累,但是又酷又燃的事情。说起创业者,在我们固有的印象中一般是年富力强的职场精英,或者是意气风发的大学毕业生。三四五线的地级市以及县城、乡镇、农村的全职宝妈,在创业圈子里,几乎是一个被遗忘的群体。她们大部分人学历偏低、闭目塞听、早早结婚生子,困顿于家庭,甚至都不能养活自己,这样的一群人怎么走上创业这条路呢?

创业是一条没有捷径可以走的路,走出家门,走上街头去卖卫生巾,需要太多的勇气和强大的心理素质。这些宝妈们有的从来没有上过班,没有任何工作经验,有的三五年甚至更长时间呆在家里,与社会严重脱节,自卑怯懦,胆小封闭。这样的工作,她们能坚持得了吗?

两种说法其实讲了一个相同的道理:计算机领域有个著名的缩写是GIGO,即Garbage in, Garbage Out。翻译成中文的意思是,如果输入的是垃圾数据,那么输出的也将是垃圾的结果。算法就像是现实世界的镜子,可以折射出社会中人们意识到或者无意识的偏见,如果整个社会对某个话题有偏见,算法输出结果自然是有歧视的。

2008年,年仅21岁的河南农村小伙张帆遭遇了命运的重创。年初父亲突发脑溢血去世,同时母亲已是子宫癌晚期。姐姐远嫁,在最后的那段时间,是他在病床前照顾着。因此接触到卫生巾这个女性私密产品,也对于农村市场遍地都是假冒伪劣产品,农村妇女健康意识薄弱有了深刻的印象。

一种说法是将机器学习结果的偏见归咎于数据集偏见,而非算法偏见的“技术中立”。比较知名的支持者就有被称作“卷积神经网络之父”的杨立昆,比较常见的论证是:如果某人持菜刀砍了人,难道是菜刀厂商甚至“菜刀本刀”的错?

比如在B站上小有名气的视频博主“在下小苏”制作的一期内容里,对DeepFake、人机恋爱等话题进行了讨论 ,诸如DeepFake等黑科技被用来恶搞甚至是作恶的时候,我们对人工智能应该秉持什么样的态度?一旦“技术中立”被越来越多人抨击,我们应该如何处理新时代的人机关系?

因为人工智能的应用,质检线上的工人无须再盯着强光下的产品用眼睛寻找瑕疵;因为人工智能的应用,基层的医生也可以根据病人的检查结果做出准确的病情判断;因为人工智能的应用,一群不会输入法的老年人也能用语音走进互联网世界……

报道称,德国“新气候”研究所的尼古拉斯·赫内认为,如果欧洲、美国和中国一致遵从已经承诺的目标共同行动,那么世界将完成将气温上升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目标所必需的减排目标的63%。

任何一项技术的出现,都有“工具性”和“目的性”两个维度,选择权其实留给了人类自身。然而人性往往经不起考验,无法想象当“工具”交到人们手中又缺少节制的时候,将会做出多大的恶。

作为新时代的“火种”,我们可能无法拒绝人工智能。

社会已经被财阀集团所控制,人工智能充当了统治的工具,所有人的行为都要遵循机器的逻辑、服从算法的规则。然后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主角,找到了其中的漏洞并尝试走出被操控的宿命。

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曾在《原子弹与人类的未来》写道:“技术本身既非善,亦非恶,但它既可以用于善,也可以用于恶。它本身不包含任何观念:既不包含完美的观念,也不包含毁灭的邪恶观念;它们都有别的源头——在人类自身之中。”

凭借真诚、温暖、踏实、勤奋以及过硬的产品品质,张帆的生意一天天好起来了。2013年8月,张帆注册了公司,取名叫“爱善天使”。在张帆的理解里,“爱”是一种态度,每个人都有;“善”是一种行为,却不是每个人都会付诸行动。有态度又有行为的人才能称之为“天使”。他创业就是要做既有态度又有行为的天使。

就像“小苏”在视频中提到的DeepFake算法,2017年亮相时就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一位名为Deepfakes的用户将神奇女侠扮演者盖尔·加朵的脸换到了一部成人电影女主角身上,以假乱真的效果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而除了这些防御性的机制,或许还存在另外一种可能:对算法开发者进行适当的“AI伦理”教育,确定一些算法的“基本准则”,就像“机器人永不能伤害人类”的铁律一样,从源头杜绝算法的滥用。

或许无须太过沮丧 ,从钻木取火的原始时代到计算机时代,人类一直走在学习科技、利用科技、掌控科技的路上,期间虽然走了一些弯路,终究做出了一次次善的选择,找到了正确的驭火之术。而学习AI伦理的“AI第一课”,恰恰就是规避AI走向恶的一面,理性驾驭AI的正确开始。

沿用前面提到的那个例子,菜刀在设计它的时候就已经标注了它的用途,人工智能也是如此,应该将其控制在可理解的天花板下,而非放任在失控的黑箱中,AI伦理就是其中的天花板。

女人堆里的男性创业者

在被创业圈忽视的下沉市场,也有这样一群姐姐们在乘风破浪、锐意拼杀。她们的起点足够低,所以我们相信,她们的空间足够大!期待有像爱善天使一样更多优秀的创业平台出现,有更多她力量的崛起!

2014年9月,总理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首次提出了“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要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掀起“草根创业”、“人人创新”的新态势。一时间,“创业”接了地气。差不多同时段,在湖南长沙,有一家名为爱善天使的年轻公司,创始人张帆就创造了这样的奇迹。一个男人,通过卖卫生巾让自己实现了财富自由,还帮助和带领了数十万来自三四五线城市以及县城、乡镇和农村的草根宝妈自主创业。我们一起走进张帆和他身后那群女人的故事。

鉴于中国现在基本上与欧洲保持一致,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获得了政府支持本世纪中叶实现碳排放零增长的目标。如果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11月赢得选举并制定他竞选提倡的气候政策,全球气候变化进程有望在数月内反转。

起初,张帆是有点担心的。他自己走街串巷做地推,这是爱善天使的根基,也是客户长久而稳定的来源。在那个阶段,他能教给大家的就是最基础的产品知识、妇科知识以及陌拜方法。他非常清楚这一路走过来遭受了多少冷嘲热讽和驱赶谩骂。因为无路可退,他才能够坚持下来。

今年6月,湖南省妇联携手爱善天使集团的俏妃小店以及芒果扶贫云超市等,通过“直播+电商+扶贫”的方式,推出了“爱心助农直播”的活动。《乘风破浪的姐姐》中4位姐姐也到场助阵。我们看到了“她”力量的完美绽放。“努力与翻越,不馁与艰辛; 肆意笑泪,青春归位; 一切过往,皆为序章;直挂云帆,乘风破浪”!

最后开发团队却发现,算法对男性应聘者有着明显的偏好,如果识别出简历中有女子足球俱乐部、女子学校等经历时,就会对简历给出相对比较低的分数。这个算法模型最终被路透社曝光,亚马逊也适时停止了算法的使用,令人深思的却是:为何“没有价值观”的算法开始有了偏见?

报道称,习近平在联大会议上谈到了“绿色发展方式”,并向世界承诺:中国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或许AI伦理的概念还有些宏观,却是与每一个人息息相关的事。

于是不少网友质疑抽奖算法的公平性,甚至有网友主动测试抽奖算法,将获奖人数的设置大于参与人数,仍然有大量用户无法获奖。原因是这些用户被算法判定为“机器人”,意味着在任何抽奖活动中都没有中奖的机会。

草根宝妈们的创业春天

最直接的教训就是互联网,硅谷自由的法度诞生了互联网,以至于一些原罪被人们选择性忽略,最终在20多年后出现了一轮轮对互联网的批判。正如纽约时报在《减少互联网是唯一的答案》一文中,将互联网归结为带有集权主义意识形态的技术,互联网企业被形容为一群驱使着技术的“邪恶魔王”。

在两广和云贵川地区的偏远农村,有很多70后的农村大姐,早早做了外婆,一辈子没出过远门。她们经营爱善天使之前一个字都不认识,但是拿出过人的毅力,硬是靠着自学,考取了“国家生殖健康咨询师”。很多初中肄业的宝妈,农忙家务之余努力学习妇科知识,通过了爱善天使总部举办的“卫蕾行动 青春设防计划”公益讲师认证,被邀请走进附近的中小学,为小姑娘们普及初潮和防性侵知识。全国近4000位农村宝妈通过自己的努力开起了“俏妃卫生巾专卖店”,组建了自己的小团队,让老公回来帮忙管理团队和店铺,结束了10几年的两地分居,结束了孩子留守儿童的生活……

乔国新表示,在此基础上,云南省提出到2025年,全省绿色能源产业主营业务收入达到5200亿元;到2030年,达到6500亿元;到2035年,全面建成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化能源产业体系。

无独有偶,2018年IG夺冠的喜讯让互联网沸腾的时候,战队老板王思聪随即在微博上进行抽奖,结果却出人意料:获奖名单中有112名女性获奖者和1名男性获奖者,女性获奖者比率是男性的112倍,而参与用户的男女比率是1:1.2。

遗憾的是,算法歧视现象往往是算法落地应用的衍生品。

可能在大多数的认知里,类似的反乌托邦世界离我们还很遥远。但当人工智能技术从象牙塔走进现实生活,与AI伦理有关的议题逐渐成为学术界争论的焦点,甚至有一些年轻人也开始思考算法的伦理和风险。

或许可以借用《人民日报》在评论“快播案”时的观点:技术不但必然负荷价值,而且还有伦理上“应当”负荷的“良善”价值:维持法律与习俗的稳定,远离破坏和颠覆。一旦违逆了这条原则,任何技术都将被打上可耻的烙印。

早在一百多年前的时候,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路易斯·布兰代斯就曾发表言论称:“阳光是最好的杀毒剂。”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人工智能教育,在教会年轻人用人工智能改变世界的同时,还要让他们明白善恶、底线和边界。

此外,“十四五”期间,云南省还将新建15项220千伏网架加强工程,完成边境线220千伏变电工程全覆盖;推进昭通页岩气开发,力争到2025年产量达每年40亿立方米;并积极建设世界一流的“中国铝谷”,打造全球最大硅光伏全产业链基地。

张帆打造出了一支独具爱善特色的“娘子军”,就像阿里初创时期的“中供铁军”一样!从7年前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走街串巷卖卫生巾到现在,张帆的身边有了数十万经销商,99%是女性。在她们的共同努力下,爱善天使在全国首开“卫生巾专卖店”的先河,发展为一家年销售额超十亿的现代化高科技企业。

也就是说,算法歧视的根源其实在于人性的偏见,“算法中立”之流的观点本质上是对人性偏见的掩饰,也恰恰是人工智能让人恐惧的地方 。

算法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在支持者眼中,算法可以在一些决策中减少人为干预,进而提升决策 的效率和准确性。可从批判的角度出发,算法是否带有人为的偏见,人们的命运是否会被算法左右?

因为产品特殊,张帆接触的客户都是女性。缺乏资金和销售渠道,他的创业之路是从拖着行李箱在街头推销开始的。他每天的工作就是不停地去和不同的女性搭讪、攀谈、加微信、做产品对比演示、讲解卫生巾和女性生殖系统健康的关系,想尽一切办法促成交。

言外之意,技术不应该是独立于现实的乌托邦,科技的崛起离不开必要的监管,在法律法规上划清技术应用的边界,为技术中立套上伦理的枷锁,可以说是人工智能技术行稳致远的前提所在。

创业之初在街头撕卫生巾的张帆

省妇联携手爱善天使俏妃小店的助农扶贫活动

人工智能离我们并不遥远。

澳大利亚国防部筹备和动员局前局长谢丽尔·达兰特说,纵观中国最近的重要活动,习近平指出的方向非常有意义。

带着3个孩子摆台卖货的爱善经销商

另一种解释是数据量太小,当算法学习的数据量越大时,算法的错误会越少,而且结果会越趋向于精准。即使可以开发出一套筛选系统,将不带偏见的数据输入给算法,也无法达到绝对的公平。毕竟“主流”永远拥有更多的数据,算法最终会偏向于大多数,对“非主流”产生所谓的歧视现象。

他创业最开始只是想养活自己、弥补对父母的遗憾。当越来越多的人跟随自己的时候,他有了责任,有了更清晰的目标,一心要为普通女性提供更优质的私护产品和服务,打造一个“低投入、高保障”的创业平台。他的梦想是被这群宝妈撑大的!

当然,算法的“偏见”并不缺少合理的解释。

无可否认的是,伴随着人工智能的大规模产业化应用,一些无先例可循的人机矛盾逐渐浮出了水面,以至于找到一种可预期的、可被约束的、行为向善的人工智能治理机制,成了人工智能时代的首要命题。

以“在下小苏”为代表的视频博主不失为一个切入口。尽管“在下小苏”的AI伦理节目不排除和旷视合作的嫌疑,可如果一家人工智能企业愿意走进年轻人聚焦的互动场域,以年轻人熟悉的语境和表达方式,向外界传递AI伦理的概念和自身的AI伦理实践,何尝不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启蒙方式 。

张帆说,歌德有一句名言:永恒的女性引领我们向上,他非常认同。一个女性会决定一个家庭乃至一个家族的荣辱兴衰。所以他要做的事情就是为三四五线的地级市以及县城、乡镇、农村的女性创造更多的机会。他将爱善天使的日常工作总结为4个维度:帮她恢复健康、助她鼓起腰包、引她家庭和谐、领她精神有归宿!

他认为与一些西方国家的文化体系不同的是,目前国内整体缺乏对于“全职妈妈”的价值认同。在传统文化的熏陶下,大部分女性都养成了勤劳、善良、顾家、付出的优良品质。很多被迫在家里做全职主妇的女性,其实是非常优秀的。但是经济不独立,久而久之就会丧失个人的价值感。三四五线的地级市以及县城、乡镇、农村的全职宝妈,客观原因造成了她们自身的局限,但是她们同样不缺乏智慧和力量。一旦有机会,她们做得比男性还要好。爱善天使的经销商就是最好的证明。

达兰特警告:我们可能发现自己孤立地与决心延长化石燃料生命的外围国家为伍,成为“碳轴心的一部分”。

即使无数草根宝妈在这里实现了命运的翻转,收获了身体健康、经济独立、精神独立和家庭幸福。但是张帆谦虚地说,这些不是他的功劳,他只是创造了一个平台,真正取得成功还是靠她们自己。我们也由衷地认同:爱善天使的伟大之处不在于创造了多少的财富,而在于打造了一个好的平台,为草根女性低门槛创业提供了可能,激发了她们的力量和潜能,帮助她们实现自我价值。

同时越来越多的学者也在讨论代码与法律之间的关系,担忧算法会不会动摇现有人类社会法律的基本框架,并提出了“算法规制”的概念,一种以算法决策为手段的规制治理体系,可以理解为利于算法治理的工具。

只有初中学历,努力考取国家生殖健康咨询师的爱善经销商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云南全省电力总装机达9500万千瓦,居全国第8位;2019年,全省发电量达3462亿千瓦时,居全国第8位。截至2019年底,云南绿色能源装机占比84%,绿色发电量占比92%,清洁能源交易电量占比97%,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46%,四项指标均居中国第一位。

当你打开资讯应用时,算法会根据你的喜好自动推荐新闻;当你去电商平台购物的时候,算法会结合你的习惯推荐对应的商品;当你去求职应聘的时候,首先处理简历并进行筛选的可能也是算法;当你去医院看病就医的时候,医生可能会利用某个算法模型来判断患病的可能性……

由于DeepFake算法的出现,原本只有专业电影制作机构才能完成的任务,普通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也能掌握,就像是一头冲出笼子的野兽:加蓬总统Ali Bongo利用DeepFake合成的新年致辞,意外引发了军方的兵变;有人用DeepFake合成马来西亚经济部长与男性在一起的视频,给政府造成了不小的烦恼;在世界上无数隐蔽的角落里,有人利用DeepFake进行欺诈勒索……

不可忽视的“她”力量

我们问张帆,在创业过程中最大的感悟是什么,他的回答是深刻地感受了女性的伟大,感受到被唤醒以后女性的力量是巨大的、无穷的。

对互联网的批判大概率不会让人们减少互联网的使用,却给出了一个思路:为何互联网会从万众仰慕的行业沦为过街老鼠,倘若算法的应用和算法歧视现象不被制约,又将在未来某一天掀起多大的波澜?

在零售这个过程中,张帆的顾客很认可他的产品品质,加上长期都需要,很多人就主动要求跟他一起卖卫生巾。她们觉得张帆一个男人都能把卫生巾卖好,自己作为女人一定会更有优势。自己用更划算,同时还能多份收入,这种方式挺好的。

张帆是幸运的,在他事业的起步阶段,遇到了一群不甘平庸、渴望机会的草根宝妈;爱善天使的经销商也是幸运的,在她们迷茫无助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可以改写人生的优秀平台。这群普通人一起创造了商业模式,也创造了商业奇迹,用她们的逆袭人生告诉世人:“出生平凡不代表一辈子平凡!”

当Z世代的年轻人都在讨论AI伦理的时候,构建出一套完美的人工智能治理规则,已经不再遥不可及。

达兰特相信,中国有可能利用环保行动,不仅解决世界变暖问题,而且开始调整其自己的外交行动。

在算法的黑匣子面前,我们看到的大多只有结果,却无法理解决策的过程。与之相似的案例可能比比皆是,不过是鲜有人关注罢了。

2013年初,饱尝人间冷暖的张帆带着仅有的2万块钱被迫创业。年少时体弱多病,双亲也因病离世,他选择了进入大健康产业。为了弥补对于父母未能尽孝的遗憾,他决定做卫生巾。他想做出真正安全、高品质的卫生巾,并且把卫生巾做成礼盒装,让它成为传递爱心、孝心、关心情感的纽带,带动和影响更多的人来尽孝。

不过一切美好的前提在于,先将野兽关进铁笼子里。

记者了解到,目前,云南原铝及单晶硅等基础产能布局已基本完成,年内魏桥、云铝、其亚、神火、隆基等多个新建绿色铝、硅项目将陆续投产。(完)

赫内在“纽约气候周”线上小组会上表示:“那是一个巨大的数字,完全不同于我们之前所见。”

目前包括中国社科院、清华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大等在内的科研机构与高校,均已经开始进行AI伦理的相关研究。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北京智源大会等行业顶级峰会,也将AI伦理作为讨论的议题。在人工智能普及过程中扮演了领头羊作用的企业们,同样应该肩负普及AI伦理观念的义务,为年轻人上好AI第一课。

在这个“算法无处不在”的世界里,我们该如何自处?

她说,如果真的如此,澳大利亚可能发现自己面临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压力,在一个可能成为气候变化灾区的地区,局限在与自己贸易、防务和对外政策相左的无所作为的气候政策之中。

亚马逊曾在2014年开发了一套“算法筛选系统”,目的是在招聘的时候帮助HR筛选简历,开发团队打造了500个算法模型 ,同时教算法识别50000个曾经在简历中出现的术语,然后对应聘者的不同能力分配权重。

具体而言,“十四五”期间,在绿色电源建设方面,云南省将建成金沙江乌东德、白鹤滩、澜沧江托巴等大水电项目;推动澜沧江上游古水等电站开工建设;建成800万千瓦风电+300万千瓦光伏项目;布局建设水风光多能互补基地;新建小龙潭、新哨等火电项目。力争到2025年,全省电源装机容量达1.3亿千瓦,绿色电源装机比重突破86%。

事实证明,当女人真正想要改变时,她们潜在的能量是惊人的。签约成为经销商的宝妈们顶着巨大的压力,背负着家人的不理解、不支持,积极走上街头去撕卫生巾、推广健康。孩子要照顾,家务要做,只能在做完这些的空闲时间出去做陌拜,有的甚至是手上抱一个、背上背一个出去。面对困难,想尽一切办法克服;遇到阻力,从来不轻易放弃。没有人脉、不懂妇科知识、没有销售经验,这些丝毫不妨碍她们成为私护领域的专业人士。

之前,她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是“宝妈”;现在,她们共同的身份是爱善天使的“创业者”。这群几乎没有上过班、没有销售经验的人,居然做着销售这个世界上最有难度的事情,完成了身份的完美蜕变。更难能可贵的是,她们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感受到被需要,被尊重,真正活出了自我!